第六套 敗戰計



第 三 十 一 計: 美 人 計

「 美 人 計 」 的 意 思 是 對 兵 力 強 大 的 敵 人 , 要 先 制 服 他 的 主 帥 ; 對 足 智 多 謀 的 主 帥 , 要 設 法 腐 蝕 他 的 意 志 。 只 要 讓 敵 人 的 將 帥 鬥 志 衰 退 , 士 兵 士 氣 消 沉 , 那 麼 敵 軍 就 沒 有 了 戰 鬥 力 了 。 因 此 , 針 對 敵 人 的 弱 點 滲 透 瓦 解 , 就 可 以 更 容 易 消 滅 敵 人 。

話說夫差貪戀女色﹐一天比一天厲害﹐根本不想過問政事。伍于胥力諫無效﹐反被逼自盡。勾踐看在眼裡﹐喜在心中。公元前482年﹐吳國大旱﹐勾踐乘夫差北上會盟之時﹐突出奇兵伐吳﹐吳國終于被越所滅﹐夫差也只能一死了之。漢獻帝九歲登基﹐朝廷由董卓專權。董卓為人陰險﹐濫施殺戮﹐並有謀朝篡位 的野心。滿朝文武﹐對董卓又恨又怕。司徒王允﹐十分擔心﹐朝廷出了這樣一個奸賊﹐不除掉他﹐朝廷難保。但董卓勢力強大﹐正面攻擊﹐還無人斗得過他。董卓身旁有一義子﹐名叫呂布﹐驍勇異常﹐忠心保護董卓。王允觀察這「父子」二人﹐狼狽為奸﹐不可一世﹐但有一個共同的弱點﹕皆是好色之徒。何不用「美人計」﹐讓他們互相殘殺﹐以除奸賊﹖王允府中有一歌女﹐名叫貂蟬。這個歌女﹐不但色藝俱佳﹐而且深明大義。王允向貂蟬提出用美人計誅殺董卓的計劃。貂蟬為感激王允對自己的恩德﹐決心犧牲自己﹐為民除害。在一次私人宴會上﹐王允主動提出將自己的「女兒」貂蟬許配給呂布。呂布見這一絕色美人﹐喜不自勝﹐十分感激王允。二人決定選擇吉日完婚。 第二天﹐王允又請董卓到家裡來﹐酒席筵間﹐要貂蟬獻舞。董卓一見﹐饞涎欲滴。王允說﹕「太師如果喜歡﹐我就把這個歌女奉送給太師。」老賊假意推讓一番﹐高興地把貂蟬帶回府中去了。 呂布知道之後大怒﹐當面斥責王允。王允編出一番巧言哄騙呂布。他說﹕「太師要看看自己的兒媳婦﹐我怎敢違命﹗太師說今天是良辰吉日﹐決定帶回府去與將軍成親。」呂布信以為真﹐等待董卓給他辦喜事。過了幾天沒有動靜﹐再一打聽﹐原來董卓已把貂蟬俱為己有。呂布一時也沒了主意。一日董卓上朝﹐忽然不見身後的呂布﹐心生疑慮﹐馬上趕回府中。在後花園鳳儀亭內﹐呂布與貂蟬抱在一起﹐他頓時大怒﹐用戟朝呂布刺去。呂布用手一檔﹐沒能擊中。呂布怒氣沖沖離開太師府。原來﹐呂布與貂蟬私自約會﹐貂蟬按王允之計﹐挑撥他們的父子關系﹐大罵董卓奪了呂布所愛。王允見時機成熟﹐邀呂布到密室商議。王允大罵董賊強佔了女兒﹐奪去了將軍的妻子﹐實在可恨。呂布咬牙切齒﹐說﹕「不是看我們是父子關系﹐我真想宰了他。」 王允忙說﹕「將軍錯了﹐你姓呂﹐他姓董﹐算什麼父子﹖再說﹐他搶佔你的妻子﹐用戟刺殺你﹐哪裡還有什麼父子之情﹖」呂布說﹕「感謝司徒的提醒﹐不殺老賊誓不為人﹗」王允見呂布已下決心﹐他立即假傳聖旨﹐召董卓上朝受禪。董卓耀武揚威﹐進宮受禪。不料呂布突然一戟﹐直穿老賊咽喉。奸賊已除﹐朝庭內外﹐人人拍手稱快。

第 三 十 二 計: 空 城 計

「 空 城 計 」 屬 於 一 種 心 理 戰 術 , 主 要 是 利 用 敵 人 多 疑 的 心 理 弱 點 , 在 兵 力 空 虛 時 , 故 意 做 出 不 加 防 守 的 樣 子 , 使 敵 人 產 生 疑 慮 , 不 敢 作 進 一 步 的 進 攻 , 從 而 使 自 己 化 險 為 夷 。

此計是一種心理戰術。在己方無力守城的情況下﹐故意向敵人暴露我城內空虛﹐就是所謂「虛者虛之」。敵方產生懷疑﹐更會猶豫不前﹐就是所謂「疑中生疑」。敵人怕城內有埋伏﹐怕陷進埋伏圈內。但這是懸而又懸的「險策」。使用此計的關鍵﹐是要清楚地了解並掌握敵方將帥的心理狀況和性格特征。諸葛亮使用空城計解圍﹐就是他充分地了解司馬懿謹慎多疑的性格特點才敢出此險策。諸葛亮的空城計名聞天下﹐其實﹐早在春秋時期﹐就出現過用空城計的出色戰例。

第 三 十 三 計: 反 間 計

「 反 間 計 」 的 實 質 是 巧 妙 地 利 用 敵 人 間 諜 反 過 來 為 己 方 服 務 。

反間計﹐原文的大意是說﹕在疑陣中再布疑陣﹐使敵內部自生矛盾﹐我方就可萬無一失。說得更通俗一些﹐就是巧妙地利用敵人的間諜反過來為我所用。在戰爭中﹐雙方使用間諜是十分常見的。《孫子兵法》就特別強調間諜的作用﹐認為將帥打仗必須事先了解敵方的情況。要准確掌握敵方的情況﹐不可靠鬼神﹐不可靠經驗﹐「必取于人﹐知敵之情者也。」這裡的「人」﹐就是間諜。《孫子兵法》專門有一篇《用間篇》﹐指出有五種間諜﹐利用敵方鄉裡的普通人作間諜﹐叫因間﹔收買敵方官吏作間諜﹐叫內間﹔收買或利用敵方派來的間諜為我所用﹐叫反間﹔故意制造和泄露假情況給敵方間諜﹐叫死間﹔派人去敵方偵察﹐再回來報告情況﹐叫生間。唐代社收解釋反間計特別清楚﹐他說﹕「敵有間來窺我﹐我必先知之﹐或厚賂誘之﹐反為我用﹔或佯為不覺﹐示以偽情而縱之﹐則敵人之間﹐反為我用也。」

第 三 十 四 計: 苦 肉 計

「 苦 肉 計 」 是 一 種 特 殊 做 法 的 離 間 計 。 運 用 這 條 計 , 「 自 害 」 是 真 ,「 他 害 」 是 假 , 以 真 亂 假 。 己 方 要 做 成 內 部 矛 盾 激 化 的 假 像 , 再 派 人 裝 作 受 迫 害 , 借 機 打 入 敵 人 內 部 進 行 間 諜 活 動 , 以 達 到 操 縱 敵 人 、 打 擊 敵 人 的 目 的 。

鄭國武公伐胡﹐竟先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胡國的君主﹐並殺掉了主張伐胡的關 其思﹐使胡不防鄭﹐最後鄭國舉兵攻胡﹐一舉殲滅了胡國。漢高祖派驪食其勸齊王 降漢﹐使齊王沒有防備漢軍的進攻。韓信果斷地乘機伐齊﹐齊王怒而煮死了驪食其。 這類故事都讓我們看到﹐為了勝利﹐花了多大的代價﹗只有看似“違背常理”的自 我犧牲﹐才容易達到欺騙敵人的目的。

第 三 十 五 計: 連 環 計

「 連 環 計 」 是 指 多 計 並 用 , 計 計 相 連 , 一 計 累 敵 , 一 計 攻 敵 , 這 樣 任 何 強 敵 , 都 會 攻 無 不 破 。

赤壁大戰時﹐周瑜巧用反間﹐讓曹操誤殺了熟悉水戰的蔡瑁﹑張允﹐又讓龐統向曹操獻上鎖船之計﹐又用苦肉計讓黃蓋詐降。三計連環﹐打得曹操大敗而逃。

第 三 十 六 計: 走 為 上 計

「 走 為 上 計」 , 是 指 敵 我 力 量 懸 殊 的 情 況 下 , 己 方 採 取 有 計 劃 的 主 動 撤 退 , 暫 時 避 開 敵 人 鋒 頭 。 再 尋 找 機 會 , 以 退 為 進 , 以 弱 勝 強 。

春秋初期﹐楚國日益強盛﹐楚將子玉率師攻晉。楚國還脅迫陳﹑蔡﹑鄭﹑許四 個小國出兵﹐配合楚軍作戰。此時晉文公剛攻下依附楚國的曹國﹐明知晉楚之戰遲 早不可避免。 子玉率部浩浩蕩蕩向曹國進發﹐晉文公聞訊﹐分析了形勢。他對這次戰爭的勝 敗沒有把握﹐楚強晉弱﹐其勢洶洶﹐他決定暫時後退﹐避其鋒芒。對外假意說道﹕ 「當年我被迫逃亡﹐楚國先君對我以禮相待。我曾與他有約定﹐將來如我返回晉國﹐ 願意兩國修好。如果迫不得已﹐兩國交兵﹐我定先退避三舍。現在﹐子玉伐我﹐我 當實行諾言﹐先退三舍。(古時一舍為三十哩。)」 他撤退九十哩﹐已到晉國邊界城濮﹐仗著臨黃河﹐靠太行山﹐足以御敵。他已 事先派人往秦國和齊國求助。 于玉率部追到城濮﹐晉文公早已嚴陣以待。晉文公已探知楚國左﹑中﹑右三軍﹐ 以右軍最薄弱﹐右軍前頭為陳﹑蔡士兵﹐他們本是被脅迫而來﹐並無斗志。子玉命 令左右軍先進﹐中軍繼之。楚右軍直扑晉軍﹐晉軍忽然又撤退﹐陳﹑蔡軍的將官以 為晉軍懼怕﹐又要逃跑﹐就緊追不舍。忽然晉軍中殺出一支軍隊﹐駕車的馬都蒙上 老虎皮。陳﹑蔡軍的戰馬以為是真虎﹐嚇得亂蹦亂跳﹐轉頭就跑﹐騎兵哪裡控制得 住。楚右軍大敗。晉文公派士兵假扮陳﹑蔡軍士﹐向子玉報捷﹕「右師已勝﹐元帥 趕快進兵。」子玉登車一望﹐晉軍後方煙塵蔽天﹐他大笑道﹕「晉軍不堪一擊。」 其實﹐這是晉軍誘敵之計﹐他們在馬後綁上樹枝﹐來往奔跑﹐故意弄得煙塵蔽日﹐ 制造假象。子玉急命左軍並力前進。晉軍上軍故意打著帥旗﹐往後撤退。楚左軍又 陷于晉國伏擊圈﹐又遭殲滅。等子玉率中軍趕到﹐晉軍三軍合力﹐已把子玉團團圍 住。子玉這才發現﹐右軍﹑左軍都已被殲﹐自己已陷重圍﹐急令突圍。雖然他在猛 將成大心的護衛下﹐逃得性命﹐但部隊喪亡慘重﹐只得悻悻回國。 這個故事中晉文公的幾次撤退﹐都不是消極逃跑﹐而是主動退卻﹐尋找或製造戰機。所以﹐「走」﹐是上策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