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套 敵戰計



第 七 計: 無 中 生 有

「 無 中 生 有 」 計 的 妙 處 , 就 在 於 真 中 有 假 , 假 中 有 真 , 使 敵 人 判 斷 失 誤 , 從 而 出 其 不 意 地 把 敵 人 擊 敗 。

此計的關鍵在于真假要有變化﹐虛實必須結合﹐一假到底﹐易被敵人發覺﹐難以制敵。先假後真﹐先虛後實﹐無中必須生有。指揮者必須抓住敵人已被迷惑的有利時機﹐以出奇制勝的速度﹐攻擊敵方﹐等敵人頭腦還來不及清醒時﹐即被擊潰。

第 八 計: 暗 渡 陳 倉

「 暗 渡 陳 倉 」 一 計 , 就 是 以 虛 似 的 正 面 攻 擊 來 迷 惑 敵 人 , 當 敵 人 集 結 力 量 固 守 時 , 又 悄 悄 派 出 部 隊 迂 迴 到 敵 人 後 方 , 乘 虛 而 入 , 使 敵 人 措 手 不 及 而 失 敗 。

暗渡陳倉﹐意思是採取正面佯攻﹐當敵軍被我牽刺而集結固守時﹐我軍悄悄派出一支部隊迂回到敵後﹐乘虛而入﹐進行決定性的突襲。暗渡陳倉是一種障眼法,現代人用來比喻男女偷情,商場上則抬面上掩飾抬面下。

第 九 計: 隔 岸 觀 火

「 隔 岸 觀 火 」 計 , 就 是 在 敵 人 內 部 有 矛 盾 時 , 我 們 不 必 急 於 進 攻 , 而 是 安 靜 地 等 待 敵 人 內 鬨 , 讓 他 們 互 相 仇 恨 , 互 相 爭 鬥 , 最 後 自 取 滅 亡 , 這 樣 我 方 不 用 一 兵 一 卒 , 就 可 以 達 到 預 期 效 果 。

東漢末年﹐袁紹兵敗身亡﹐幾個兒子為爭奪權力互相爭斗﹐曹操決定擊敗袁氏兄弟。袁尚﹑袁熙兄弟投奔烏桓﹐曹操向烏桓進兵﹐擊敗烏既﹐袁氏兄弟又去投奔遼東太守公孫康。曹營諸將向曹操進君﹐要一鼓作氣﹐平服遼東﹐捉拿二袁。曹操哈哈大笑說﹐你等勿動﹐公孫康自會將二袁的頭送上門來的。于是下令班師﹐轉回許昌﹐靜觀遼東局勢。公孫康聽說二袁歸降﹐心有疑慮。袁家父子一向都有奪取遼東的野心﹐現在二袁兵敗﹐如喪家之犬﹐無處存身﹐投奔遼東實為迫不得已。公孫康如收留二袁﹐必有後患﹐再者﹐收容二袁﹐肯定得罪勢力強大的曹操。但他又考慮﹐如果曹操進攻遼東﹐只得收留二袁﹐共同抵御曹操。當他探聽到曹操已經轉回許昌﹐並無進攻遼東之意時﹐認為收容二袁有害無益。于是預設伏兵﹐召見二袁﹐一舉擒拿﹐割下首級﹐派人送到曹操營中。曹操笑著對眾將說﹐公孫康向來俱怕袁氏吞並他﹐二袁上門﹐必定猜疑﹐如果我們急于用兵﹐反會促成他們合力抗拒。我們退兵﹐他們肯定會自相火並。

第 十 計: 笑 裏 藏 刀

「 笑 裏 藏 刀 」 的 意 思 是 表 面 裝 出 十 分 友 好 、 充 滿 誠 意 的 樣 子 , 使 對 方 信 以 為 真 , 放 鬆 警 愓 , 但 實 際 上 卻 暗 中 策 劃 , 積 極 準 備 , 一 有 機 會 就 立 刻 行 動 , 使 對 方 措 手 不 及 。

三國時期﹐ 由于荊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﹐成為兵家必爭之地。公元217年﹐魯肅病死。孫﹑劉聯合抗曹的蜜月已經結束。當時關羽鎮守荊州﹐孫權久存奪取荊州之心﹐只是時機尚未成熟。不久以後﹐關羽發兵進攻曹操控制的樊城﹐怕有後患﹐留下重兵駐守公安﹑南郡﹐保衛荊州。孫權手下大將呂蒙認為奪取荊州的時機已到﹐但因有病在身﹐就建議孫權派當時毫無名氣青年將領陸遜接替他的位置﹐駐守陸口。陸遜上任﹐並不顯山露水﹐定下了與關羽假和好﹑真備戰的策略。他給關羽寫去一信﹐信中極力誇耀關羽﹐稱關羽功高威重﹐可與晉文公﹑韓信齊名。自稱─介書生﹐年紀太輕﹐難擔大任﹐要關羽多加指教。關羽為人﹐驕做自負﹐目中無人﹐讀罷陸遜的信﹐仰天大笑﹐說道﹕「無慮江東矣。」馬上從防守荊州的守軍中調出大部人馬﹐一心一意攻打樊城。陸遜又暗地派人向曹操通風報信﹐約定雙方一起行動﹐夾擊關羽。孫權認定奪取荊州的時機已經成熟﹐派呂蒙為先鋒﹐向荊州進發。呂蒙將精銳部隊埋伏在改裝成商船的戰艦內﹐日夜兼程﹐突然襲擊﹐攻下南部。關羽得訊﹐急忙回師﹐但為時已晚﹐孫權大軍已佔領荊州。關羽只得敗走麥城。

第 十 一 計: 李 代 桃 僵

「 李 代 桃 僵 」 用 在 兵 法 上 , 是 說 當 戰 局 發 展 到 必 然 會 有 所 損 失 時 , 就 要 以 放 棄 局 部 的 利 益 來 保 全 大 局 的 利 益 。

戰國後期﹐越國北部經常受到匈奴蟾襤國及東胡﹑林胡等部騷擾﹐邊境不寧。趙王派大將李牧鎮守北部門戶雁門。李牧上任後﹐日日殺牛宰羊﹐犒賞將士﹐只許堅壁自守﹐不許與敵交鋒。匈奴摸不消底細﹐也不敢貿然進犯。李牧加緊訓練部隊﹐養精蓄銳﹐ 幾年後﹐兵強馬壯﹐士氣高昂。公元前250年﹐李牧准備出擊匈奴。他派少數士兵保護邊寨百姓出去放牧。匈奴人見狀﹐派出小股騎兵前去劫掠﹐李牧的士兵與敵騎交手﹐假裝敗退﹐丟下一些人和牲畜。匈奴人佔得便宜﹐得勝而歸。匈奴單于心想﹐李牧從來不敢出城征戰﹐果然是一個不堪一擊的膽小之徒。于是親率大軍直逼雁門。李牧已料到驕兵之計已經奏效﹐于是嚴陣以待﹐兵分三路﹐給匈奴單于准備了一個大口袋。匈奴軍輕敵冒進﹐被李牧分割幾處﹐逐個圍殲。單于兵敗﹐落荒而逃﹐蟾襤國滅亡。李牧用小小的損失﹐換得了全局的勝利。

第 十 二 計: 順 手 牽 羊

「 順 手 牽 羊 」 這 一 計 , 是 及 時 利 用 敵 人 的 失 誤 , 抓 住 一 切 有 利 的 機 會 來 擴 大 戰 果 , 發 展 勝 利 。

這 一 計是看準敵方在移動中出現的漏洞﹐抓住薄弱點﹐乘虛而入獲取勝利的 謀略。古人雲﹕「善戰者﹐見利不失﹐遇時不疑。」意思是要捕捉戰機﹐乘隙爭利﹐ 當然﹐小利是否應該必得﹐這要考慮全局﹐只要不會「因小失大」﹐小勝的機會也 不應該放過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